图片1.png

2018北马收官,选对跑鞋可起关键作用

2018-09-22 2928

 

916日上午,三万多名跑者齐聚天安门广场,全场唱响国歌后,开启了2018年的北京马拉松,这也是这项赛事连续举办的第38届。北京马拉松,作为国内第一个城市马拉松,见证着中国马拉松从起步到蓬勃发展的历史进程。这项高水平的赛事,被马拉松爱好者们誉为中国的“国家马拉松”,发展至今已成为全国跑者共度的节日,而今年的北马报名人数更是创下11万的新高。

 

 

 

对于马拉松这样大负荷的运动来说,一场全马跑下来其实对脚的伤害挺大,因此挑选一双适合自己的跑鞋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双合适的跑鞋不仅让你跑的更舒服,更能在关键时刻拯救你的膝盖、脚掌甚至整个身体。

首先,你必须要知道自己的脚型:

  人的脚型大致有三种:

  第一种,就是我们所说的正常脚型,第二个脚趾头特别长,呈一个三角形。

  第二种,四个脚趾头一般长的脚型。

  第三种,大脚趾头和其他四个脚趾头像锯齿形的。

  我们的脚部都有一个弯曲的弓形结构,俗称“脚弓”。从这个方面说,我们的脚型也可分为三种:正常脚型、扁平足和高弓足。

 

 

 

 对于拥有正常脚型的跑者来讲,脚掌本身就可以有效吸震,所以有一般稳定性的跑鞋就可以,不用刻意张罗购买特别的跑鞋。

  而扁平足因脚掌向内翻的角度大,足内侧会先着地,连带着小腿内侧也要承受有地面传来的撞击力,因而跑起来比较容易疲劳,可以选择一双控制型的鞋。

其次,要注意以下几条原则:

  1.鞋底回弹性好。跑步每向前迈进,脚底都受到一次很大的地面反作用力冲击,鞋底回弹性好,冲击力小,不易造成脚伤,也保护了双膝。

  2.穿着轻便、舒适、柔软。跑长距离,鞋一定要轻便,一般重量在7-9两,沉重的鞋易疲劳,鞋要舒服,不能紧瘦,防止压近脚面,影响细微血管循环。

  3.鞋帮透气性好。面料很重要,否则脚汗不容易散发,鞋袜潮湿,还有滑动的感觉。

  鞋底耐磨、不易折断。底料材质碳性特种橡胶为好;塑料类材质易磨损、打滑,不宜选用。

两种鞋不宜穿:

  旅游鞋:多数旅游鞋比较厚重,短距离的行走还可以,行走的时间一长,就会成为一个沉重的负担。

  足球鞋:参赛时切忌穿足球鞋,足球鞋鞋底的钉子与地面的撞击比较激烈,对膝盖的冲击力比较大,严重后果是导致膝盖损伤。

 

 

 

 

鞋垫和袜子:

与鞋配套的还有鞋垫与袜子。鞋垫是非常多跑友容易忽略的,但它却真真切切地影响你的脚感。鞋垫要尺寸合适,贴合脚型、透气、不打滑、有一定缓冲性。有的跑友在跑马拉松的时候脚会在鞋内打滑甚至起水泡,这不仅与鞋子有关,很有可能是袜子没选好导致的。要穿跑袜,不能太紧、太薄,不要在比赛前突然换新袜子。

了解这些之后,也许你已经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鞋子了。但是,商店的鞋墙上可没有标着每双鞋的功能性如何,再说其实目前国内大多数的体育用品销售店员本身的水平也不是很"专业",就算很正规的专卖店,店员也不能很"专业"的解决买家的疑问。他们多数只能告诉你这是今年的新款(有的其实也许在国外已经推出2年了),现在打几折等等。而大多数消费者只是知道自己穿几码的鞋,具体脚宽、脚长,是否有特殊的脚病等等等等却并不清楚,那要如何实现科学选鞋呢?

来自福建的双驰企业于2016年便积极联手中国科学院共同合作研发脚型量测设备,为的就是帮助消费者科学选购、定制符合其需求的个性化鞋类产品,其目前最新的研发成果——识足鸟脚型量测仪3代,用户只需站在脚型量测设备等待数秒,脚型量测仪即可精准全面的获取用户的3D个人脚型数据,包括足长、足宽、足高、足压等脚的各项数据。同时,根据测量得出的个人数据,系统会快速智能的为用户挑选出尺码更贴合、负重更合理的鞋产品,比如内外翻、高低足、扁平足患者更适合怎样的鞋款,还可以结合用户的身高、体重状况,判断需要轻便型还是耐磨性好的跑鞋或者根据用户脚的肥瘦判断是否需要加宽尺码的跑鞋。

 

 

 

 

用户在选定鞋款后还可通过个性化定制端口传输数据,依据自己的喜好选择鞋子的颜色、花纹、纹绣图案等,甚至还可设计自己的个人签名。下单后个性化定制系统就会根据这些选择输入生产系统并向工厂生产线、供应链发出指令,仅需等待约30分钟,就可以拿到属于自己定制鞋款。

 

 

“我们想要建立“中国人的脚型数据库”,通过我们脚型量测设备的数据收集、分析将用户的脚型以及运动习惯展示出来。并向用户推荐最合适的鞋子和矫形鞋垫,帮助用户从根本上去除不良运动习惯,避免足部健康隐患。”双驰智能总经理古玮明在介绍这台识足鸟脚型量测仪的时候说道,“我们希望通过本项目双向链接消费者与品牌商/制鞋工厂,在帮助消费者科学选鞋,提升消费者购物体验的同时也在全国率先建立并推行尺码维度更为丰富的脚型码标准,帮助品牌渠道商、制鞋厂商从更多维度了解用户,按需生产,减少浪费,降低库存和企业运营成本,进一步产生积极重大的社会效益。”